这期间妈妈的两条腿不由自主地摆动着,屁股不时向上挺起,嘴里发出哼哼唧唧的呻吟声我的舌头经由大腿根,掠过肛门,由会阴向上一路舔到妈妈**的下方。
  伴着妈妈淫浪的叫声,妈妈**深处早已是**潺潺,奔涌如泉了。
  妈妈的双手用力把我的头按在她的两条雪白大腿间,被**、沐浴露和我的口沫弄得湿漉漉的的阴毛碰触在我的脸上。
  我的舌头吻舔着妈妈肥厚、滑腻的大**,从外向里轻轻扫动、撩拨着;妈妈那两片暗红色的如桃花花瓣般的小**羞答答地半张着;我把其中的一瓣含在嘴里,用舌尖轻轻扫着,妈妈扭动着肥美的丰臀,快意地**着;过了一会,我又把另一瓣含在嘴里尖轻轻扫着。
  后来,我轻轻把妈妈的两瓣**都含进嘴里,一起吸住,妈妈**里的淫液流入我的嘴里。
  我的舌尖拨弄着含在嘴里的的妈妈的两瓣如花瓣的小**,舌头探进两瓣小**间,舔舐着里面嫩嫩的肉。
  妈妈这时已经被我爱抚得骨酥筋软,完全沉浸在**的快感之中了,已经陷入纯动物**的快感之中了。
  然而我还是清醒的,我要把妈妈从沉醉状态中唤醒,让妈妈在半醉半醒中继续接受我的爱抚。
  趁着妈妈意乱神迷的当儿,我用牙轻轻咬了一下含在嘴里的的妈妈的两片小**;只听得妈妈轻声“啊”了一声,身子猛地抽动一下,双腿条件反射般地用力的一蹬,幸亏我早有防备,才没有被妈妈蹬下水床,在妈妈还没来得及说话时,我又快速地把妈妈的两瓣如花瓣的小**含在嘴里,柔软的舌头舌尖轻轻拨弄着。
  刚刚叫出的那声“啊”还没叫完就变成“噢”的轻呼了。
  妈妈和身体又松弛了下来,两条圆润、修长、光洁的腿盘绕着我的脖子,双手抚着我的头,扭摆着光溜溜的身子,淫浪地叫着。
  妈妈的阴蒂已经勃挺起来了,尖挺挺的如豆蔻般可爱。
  我感觉妈妈非常希望我去吻舔她的阴蒂。听着妈妈的淫浪的呻吟声,我的嘴放开妈妈那两瓣如花瓣的小**,伸出舌头用舌尖沿着妈妈零星地长着柔软阴毛的会阴朝着阴蒂方向往上慢慢地,轻轻地舔着,舌尖吻过**口时左右轻轻拨动,一边用舌尖拨开妈妈那两瓣如桃花瓣般的小**,舌尖一边向上继续舔去,一点点向阴蒂部位接近;就要舔到妈妈如豆蔻般可爱的阴蒂了,我用舌尖轻轻的,几乎觉察不到的在妈妈的阴蒂上轻扫轻点一下,随即离开,舌尖又向下舔去,去吻舔妈妈的如花蕊般的**口。
  就那若有若无的一下,就使妈妈浑身颤栗了许久。
  在妈妈如花蕊般美丽、迷人的**口,我的舌头用力伸进妈妈淫液泛滥的**,舌尖舔舐着滑腻的带有美丽褶皱的阴内壁。
  妈妈**里略带确带咸味的淫液沿着舌头流注进我的嘴里。
  这时,我已把妈妈的阴蒂含在嘴里了。我用舌尖;轻轻点触着妈妈阴蒂的端,从上向上挑动着,不时用舌尖左右拨动着。
  妈妈的**在我的嘴里轻轻地,似有若无地跳动着。
  妈妈的身体扭动着,两条雪圆润的腿蹬动着,屁股用力向上挺着以便我更彻底地吻舔吸吮她的**口和**内壁。
  妈妈的双腿用力分张着,我的头整个都埋在妈妈的双腿间,嘴里含着妈妈的阴蒂舔动一边舔着,一只手抚着妈妈肥美喧软的屁股,一只手揉搓着妈妈浓密的阴毛,不时把手指移到妈妈的屁股沟,用手指撩拨着妈妈的屁眼,有时还把手指轻轻插入她的**内搅动。
  妈妈高一声低一声地淫浪地叫着,娇声淫语地要我快点把**的**插进她的**里。
  可我却想要狠狠地“修理”一下妈妈,让妈妈忘不掉我。我的嘴含着妈妈的阴蒂,舌尖舔舐着,妈妈圆浑的双腿紧紧缠绕我的脖颈,两瓣肥白暄软的美臀用力分着,身体向上挺送着,妈妈的阴蒂整个地被我裹在嘴里,我不时用舌尖轻轻挑动着,有时还轻轻地用牙齿轻轻咬一下,每当这时,妈妈都会浑身一阵阵悸动,双腿下意识地蹬一下,嘴里不时发出一两声**的叫声妈妈**流溢出来的淫液的气味,妈妈**的呻吟声刺激得我的****的。
  就在这时,妈妈的身体悸动了一下,从妈妈的**里如喷泉般喷涌出一道水来,泚了我满脸满嘴,一股淡淡的臊味。
  啊,这是妈妈的尿!妈妈被我弄得小便失禁,忍不住撒尿了,撒在她儿子的脸上、嘴里!
  “啊!无忌,快起来!”妈妈惊叫着挣扎着要起来,可是却被我紧紧的按住。
  任妈妈暖暖的、清澈的、有着淡淡臊味的尿冲击着我的脸。
  妈妈不安地扭着身体,但她现在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只能让那一泡尿全都撒在我――她的儿子的脸上,嘴里。
  好一会的功夫,妈妈的才尿完,当那潺潺的水流渐渐停下的时候,我的嘴唇深深地吻在妈妈湿漉漉的**上。
  过了好一会,妈妈才从羞怯中回过神来,满面娇羞地任我把她抱在怀中,妈妈紧紧偎在我的怀里。我们坐在水床上,妈妈娇羞地说:
  “无忌,妈妈,真是太丢人了。”
  “怎么了,妈妈?”我明知故问。
  “妈妈实在实在控制不住了,只好只好就尿了。”妈妈的脸羞得通红。
  “妈妈,你知道吗?”我故意吧嗒着嘴说:“妈妈的尿味道好极了!”
  “哎呀,不准胡说!”妈妈用小手捶打着我的脸膛,“妈妈生气了,那么脏,过一会可不亲我!”
  我把妈妈抱在怀中,手按在她胸前,轮番按揉着那对丰满、圆翘、尖挺的**,妈妈闭上双眼,享受着儿子的爱抚,看来妈妈也喜欢这**的禁忌所带来的性的快感。
  看着妈妈的如花的面庞,尤其是妈妈那红润小巧的嘴,忍不住轻轻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一下。
  妈妈睁开眼,假装生气地说:“你的嘴那么骚,不许亲我。”
  我又亲她一下,说:“妈妈,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不亲你了。”
  妈妈偏头躲开我的嘴问:“什么条件?”
  “你告诉我,我嘴上的骚味是从哪里来的?”
  ““我偏不说。”妈妈羞红着脸,笑着用手捂住嘴,防备我再亲她。
  我伸出右手放在她的腋下:“说不说?”
  妈妈怕痒,连忙讨饶:“说,我说……是……是妈妈……妈妈……下面的味……”
  “不行,不具体!”我轻轻用手指在妈妈的腋下挠了一下。
  妈妈咯咯娇笑着说:“无忌,我说,求求你,别挠了,你把手拿开我就说。”
  妈妈吃吃笑着,红着脸把嘴贴到我的耳朵上,小声地说:“你嘴上的臊味是我尿的臊味……满意了吧?小坏蛋!”说完紧紧抱住我。
  一阵**的热吻过后,我抱着妈妈重又进到宽大的浴盆里,水清清的,妈妈面对着我叉开双腿,那滑润润的迷人的可爱的花蕊般诱人的**口正对着我坚挺的**的**我的**在水中,就象水中直立的暗礁一样。
  我扶着妈妈丰腴肥美的屁股,妈妈一手扶着浴盆的沿,一手扶着我那如同擎天一剑的尖挺、硕大、**的**,身体向下慢慢沉下来,滑腻的**口碰触在了我**的**上,妈妈的**口滑润润的,硕大、光滑的**没有费力就挺了进去。
  揉捏着妈妈喧软的白嫩的丰臀,看着妈妈白晰、圆润的**,感受着妈妈**的柔韧和紧缩,我的心里如喝了沉年的美酒般一阵迷醉,借着水的浮力下身向上一挺,搂着妈妈肥美硕大的屁股的双手用力向下一拉,微闭着双眸,细细体味儿子**慢慢插入体肉的妈妈没有防备,一下子就骑坐在了我的身上我那根硕大的、粗长的、**的**一下连根被妈妈的**套裹住了,光滑、圆硕的**一下子就在妈妈**尽头那团软软的、暖暖的、若有若无的肉上。
  妈妈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微闭着的那双秀目一下子睁开了,妈妈的脸正与我相对,看着我恶作剧般的坏笑,妈妈如同初恋的少女般一样,用那纤柔的小手握成拳头,轻轻打着我:
  “啊,你真坏,坏儿子,坏儿子,也不管人家……”
  我和妈妈脸对着脸,我被妈妈欲滴的娇态迷住了,目不转睛地看着妈妈秀美的面容。
  妈妈这时才反映过来,有些难为情了,秀面羞得绯红,微微垂下眼睑,轻轻地娇媚地说:
  “小坏蛋,你看什么看,有什么看的。”
  “妈妈,您真美,您是我见的女人中最美丽的,我爱您,我要陪您一辈子。”
  妈妈满面娇羞地趴在我的肩头,丰满、坚挺的乳胸紧紧贴在我的胸膛上,我紧紧搂着妈妈的腰臀,**紧紧插在妈妈的**里。
  那曾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通道:十六年前,我小小的身体从妈妈身上的这个通道来到了这个世界;十六年后,又是这个通道,我身体上最强健的一部分,能给妈妈带来快乐的那一部分又回到了妈妈的身体里。
  不久前,我的精液曾给妈妈久旷的**以洗礼,那无数精子又回到十六前孕育我的故乡――妈妈的子宫。
  借着水的浮力,我的身体能轻松地向上挺起,我搂着妈妈丰腴的腰臀,身体用力向上挺,**在妈妈的**里**了一下。
  妈妈娇哼了一声,丰腴、喧软的屁股用力向下骑坐着,滑润、窄紧、内壁带有褶皱的**紧紧包裹、套撸着我的**。
  妈妈扭摆着丰臀,我用力向上挺送着,宽大的浴盆的水被我和妈妈弄得如同大海般波浪起伏。
  浴室里到处都被两具扭动的**弄湿,妈妈原本雪白的**承担了施放燥热的载体,渐渐变得红润。
  淫荡的**声把我引领到**巅峰,得到满足的妈妈才将绷得笔直的**从我肩膀上缓缓滑落下来,拥着我近乎虚脱的身子蜷在浴缸里,娇滴滴的和我说着缠绵的情话……
  妈妈做为女人的**终于被我激发出来了,短短的一周时间,妈妈就已经摆正了自己的位置,她清楚地知道:她首先是个母亲,然后然后才是个女人;而对于我来说,做为母亲她是第一位的,而做为情人则是第二位的。
  “啪嗒”一声,我伸手打开了床头柜上的台灯,柔和而温馨灯光霎时洒遍了整间卧室。
  “嗯,”妈妈娇哼一声,酡红的面颊上洋溢着因**满足而带来的神彩,如丝的媚眼流溢着慵懒的波光,把秀面埋进我的怀中,微带着羞涩和娇媚地说:“好儿子,搂着我!”
  妈妈这时趴在我的身上,我已经射过精的**还插在妈妈的**里,妈妈的**还有力的夹迫着我的**。
  我吻了吻妈妈红润润的秀面,听话地搂住妈妈。这些天来,我已经知道妈妈的习惯了,每逢和我激烈地交媾后,妈妈都会向我撒撒娇,暗示她还需要一番轻怜蜜爱的抚慰。
  然后等待下一次的狂风骤雨。
  于是我一只手环抱着她的腰肢,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她光润滑爽的脊背,抚揉着她屁股。
  妈妈梦呓般的呢喃哼着,表达着自己的满足和惬意。
  她的声音彷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又彷佛是从胸膛里升起,娇滴滴,羞答答的声音如莺语般传进我的耳朵:“乖儿子,今天晚上,你真让我快活的要命!”
  我把妈妈紧紧搂在身上,这段日子妈妈非常迷恋在我的身上,妈妈总是用这种女上位,骑跨在我的身上,用手引导着我**、又长又粗又壮的**,慢慢地向下沉坐着丰腴、圆翘的肥臀,滑腻腻、湿漉漉的**一点点把我的**吞没,直到妈妈的**紧紧套箍住我**的根部,硕大圆润的**紧紧顶触在妈妈**尽头那团暖暖的、软软的、若有若无的肉上。
  这时,妈妈扭转着暄软的丰臀,使我**的**研磨着那团软软的、暖暖的、似有似无的肉;妈妈的身体微微向后仰着,双手揉捏着圆翘、丰腴、柔软、尖挺的乳峰,秀面被淫欲之火燃烧得绯红,一双迷离的美目流转着淫媚的波光。
  每当这时,妈妈就在我的身上颠动着身体,滑腻的、内壁带有褶皱的**紧紧包裹套撸着我粗长硬壮的**,只见她面色绯红、秀发如瀑、美目迷离、娇喘吁吁。
  **在胸前跳动。
  妈妈白嫩、光润的肥臀颠动着,肥美的屁股碰在我的腿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妈妈沉寂了许久的**在长期饥渴的束缚中终于得到了彻底解放,在我的身上,妈妈成熟、美丽、迷人的**紧紧套撸、夹迫着我的**,那最原始的**使妈妈和完全丢弃了理智,沉禁在**的**的快感中。
  美艳、成熟、丰腴、性感的妈妈被**的禁忌**产生的快感爽得欲仙欲死,她骑跨在我的身上,颠动着娇躯,秀发飘扬、香汗淋漓、娇喘吁吁,自己用双手抓着丰满、尖挺、圆翘的**不停地地挤压、搓揉着。
  绵绵的淫液从**深入不断地流泄出来,把我俩浓浓的阴毛和阴部弄得湿漉漉、粘呼呼的,妈妈娇柔风骚淫浪的**声把沉寂多年的空闺怨妇的骚劲毫无保留地全部释放出来。
  “噗滋、噗滋”性器交合**时发出的**声使得我和妈妈听得更加淫欲昂奋、**高亢。
  妈妈骑跨在我的身上颠动着身体,扭动着屁股;一头乌黑的秀发如一团燃烧着的黑色的火焰在脑后跳动;粉颊绯红,美目迷离,香汗淋漓,娇喘吁吁。
  妈妈急摆肥臀狂纵直落,不停上下颠动,浑圆、肥美的屁股蛋“啪啪”地撞击着我的大腿根,久旷、成熟、美艳、迷人、湿润、内壁带有褶皱的**紧紧夹迫、套撸着我的**。
  我觉得妈妈**口那两片**一下下收缩着,恰如她小嘴的樱唇一般紧紧咬着**的根部。
  美艳、成熟、丰腴、性感的妈妈已全然不顾伦理禁忌,被我粗、大、长的**和娴熟的**技巧所服,深深地沉浸在禁忌的母子偷情、通奸的快感中。
  我仰卧着,身体上下挺动着,腹部带动**用力向挺送迎合着妈妈骚浪的**。
  一手不甘寂寞地捏揉、把玩着妈妈那对上下跳跃着如同一对白鸽般的、圆翘、尖挺的**。
  妈妈的**被我揉搓得尖翘翘的,那两粒小巧的**也被我揉捏得硬胀挺立起来,如成熟、饱满的葡萄。
  妈妈秀脸羞红、美目迷朦、樱唇微张、娇喘吁吁。此时的妈妈早已没有白目里大庭广众面前那份雍容大方、文静秀美;早已没有前几日刚被我强奸时的那份羞涩。
  有的只是扭动肥美的丰臀把我的**紧紧套撸着,让**一下一下触着她**尽头那团软软、暖暖的似似无的肉,娇美的脸颊上着充满淫媚的美艳。
  我用力向上挺送着**,双手把着妈妈的屁股,一下一下用力上**着**,**触着妈妈**深处那团若有若无软软的肉,我感到妈妈的**尽头涌出一股暖流,冲击得我的**一阵阵麻痒,使我的全身不由得颤抖着,电击般,一股热流从中枢神经直传到**根部,又迅速向**传去,我知道我和妈妈同时达到了**。
  在妈妈放浪的叫声中,精液从我的**强劲地喷涌面出强劲地射注在妈妈的**里,妈妈趴在我的身上,紧紧抱着我的头,我紧紧搂着妈妈,**用力向上着,喷射精液的**在妈妈的**里一撅一撅的,热腾腾的精液冲击着妈妈**深处那团肉。
  妈妈也把下体用力向下压着,使她的**完全把我的**连根包裹住。
  我的**在妈妈的**里感觉到她的**内壁和**一阵阵收缩、抽搐,浑身一阵阵颤栗,直到我把精液全部射入她的**里。
  妈妈骨酥筋软、心神俱醉地伏在我的身上,轻轻喘息着,香汗淋淋。我射过精的**依然插在妈妈的**里,亲吻着伏在我身上的香汗如珠的妈妈红润的脸颊,亲吻着她吐气如兰、红润甜美的小嘴,妈妈把她那丁香条般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我俩的舌头搅在了一起。
  我的双手则抚摸着她身体,从光洁滑润的脊背,摸到丰腴、喧软、圆润、雪白的屁股,揉捏着揉捏着。
  啊!妈妈,美艳的妈妈真是上帝的杰作!
  不知不觉间,我和妈妈“同居”已快两周了。
  这段时间,在新买来的大双人床上,妈妈深深迷恋上我年轻的**,久蛰在内心深处的**如火山爆发般喷涌出来。
  妈妈蛰伏已久的旺盛的**被彻底的点燃了。
  **禁忌使妈妈和我感受到母子**所带来的难以名状的快感。
  我和妈妈就象吸食鸦片一样,被**禁忌带来的快感深深地迷住了。
  把光溜溜的妈妈搂在自己赤条条的身上,射过精的还没有完全软下来的阴的**还依然插在妈妈的**里,直到这一刻,我才真正体会到兼有“母亲”和“情人”双重身份的妈妈是多么的迷人可爱。在妈妈的身上,我能体会到母亲的体贴、温存,还能体会到情人的娇媚和淫浪。
  有时,妈妈的成熟,妈妈娴熟的**技巧让我叹为观止,在我的身上,妈妈表现出来的那种对儿子的关爱,让我感受到那份放纵之下的隐隐的羞涩。
  有时妈妈在我的怀中,在我在她的成熟、白嫩、丰腴的身体上尽情地颠狂时,她又会象小女孩那样撒娇,把我当成了她的情人。
  两周来,我和妈妈不知做了多少次,每一次,我和妈妈都能从中感受到不同滋味,那滋味是用任何语言都难以表述的,反正每一次我都能从妈妈那里得到心旷神怡的欢愉;妈妈呢,几乎每一次都用她的身体和娇喘,来表达着自己骨酥筋软、欲仙欲死般的满足……
  “谁叫你既是我的妈妈,又是我的情人呢?”我的手在妈妈的肥嫩、喧软的屁股上揉捏着,轻吻着妈妈的满头秀发戏谑着,“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我都要尽最的努力让妈妈好好快活的……”
  妈妈的脸贴在我的胸膛上,即使不看妈妈,我也能感受得到妈妈此刻脸一定是红红的。
  两周来,我发现妈妈最迷人的地方就是即使在她最淫浪的时候,妈妈那种莫名的羞涩也会化做满面的酡色,满眼的秋波。
  妈妈滑润的**依然把我的**套裹着,妈妈的**内壁和小**不时有规律地收缩、搐动着。
  妈妈的微微发烫的脸在我的胸膛上轻轻摩挲着,嘴里喃喃地说:“唉,时间过得真快呀,一晃十六年了,再过两个月就是你十六周岁的生日了。
  你刚生下来时,是那么的小,妈妈总是在想,这么小的孩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没想到一转眼的功夫就长大成人了。这不,现在都能和妈妈……”
  我哑然失笑,淫兮兮地说:“妈妈,你生我的时候想没想到今天呢?十六年前我从妈妈的**里降生到这个世界上,十六年后的今天我的**又插进了妈妈的**里。”
  妈妈轻轻地叹了口气,无限感慨地说:“是呀,妈妈真的没想到,儿子十六岁就会长得这么强壮,就会对妈妈产生这样的念头,而且不顾一切地付诸行动,妈妈做梦也没想到竟会被儿子强……”
  这时我的**又慢慢在妈妈的**里涨大起来,慢慢把妈妈的**里撑得满满的。
  “哎哟,小坏蛋,这么快就又有要求了,儿子,你都快赶上狼狗了。”
  我知道妈妈是在取笑我,因为公狗在母狗**里射过精后,**不等退出来,在母狗的淫液的浸润下还会勃涨,退不出来。
  “妈妈想尝尝狼狗的滋味吗?”我一个翻身把妈妈压在身下,**依然深深地插在妈妈的**里,妈妈早已和我配合得天衣无缝,娇哼一声,任我的把她压在身下,两条光润、浑圆的腿缠绕在我的腰间,肥美、圆翘的屁股挪移挺耸着,**和**有力的夹迫着我的**,两条浑圆、白嫩的手臂紧紧搂着我的项背。
  我的扭动着屁股,**在妈妈的**里扭旋着,狰狞的、硕大的**研磨着妈妈的**尽头那团暖暖的、软软的、若有若无的肉。
  “噢……噢……乖乖……噢……噢……妈妈……噢……噢……太美了……噢……噢……儿子……噢……噢……不来了……噢……噢……”
  妈妈现在**的声音不再是那种压抑的了,而是那种发自内心的,表达着自己**和要求和**的满足的那种勾人魂魄的淫媚的叫声。
  从买来大床那天晚上,和妈妈尽情**的时候我总是愿意轻佻地问妈妈:“妈妈,你说我们在做什么?”
  这个时候妈妈都会秀面羞红,用她纤嫩的小手掐我的屁股:“小色鬼,得寸进尽,这样的话也能问出口。”
  我**着**,嘻嘻淫笑着:“妈妈,你说嘛,我想听妈妈说妈妈和我在干什么?”
  妈妈被我磨得没有办法,只好说:“小坏蛋,那你说,我们在干什么呢?”
  看着妈妈欲语还羞的迷人的娇姿,我的**在妈妈的**里**、旋扭得更快了:“我要妈妈说嘛,妈妈快说嘛。”
  妈妈娇喘着,被我磨得无可奈何地说:“唉,你真是我的天魔星。”
  妈妈羞红着脸,娇声轻气地说:“我们……我们……在**……**……屄……”
  “谁**谁的屄?妈妈没说清楚。”
  “是……是……儿子……儿子……在**……在**妈妈的屄……”说着妈妈就会羞得满面酡红,闭上那双勾魂的媚眼,一时间娇美得像洞房花烛夜的新娘!